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 > 社会 >

律师刘博今敢于挑战一切

2018-01-05 15:17 消息来源:未知

  姜燕

1.jpg

2.jpg

  本报记者 姜燕

  当律师14年,刘博今的名字与一些著名案件联系在了一起,名气最响的当属刚刚交付山东省高院复审的聂树斌案。这起发生在20年前的强奸杀人案是否存在错判,不久的将来可能便得见分晓。
 
  追案6年,甚至更久,而且无偿,刘博今为什么偏要去啃这块“硬骨头”?这跟他的脾气有关,10年前他写下一句话“敢于挑战一切势力”,这也成为他博客和微信的铭牌。他打赢的那些著名官司,也都是这句话的实践。
 
  不服输的刑警
 
  在律师圈里,有一种类型叫做“死磕型律师”。死磕是东北方言,意思是“跟你没完,和某人某事耗到底”。刘博今的行事方式乍一看挺像这一类型,但他却认为自己并不属于“死磕型”,而是“挑战派”。他的挑战应该从自我开始。
 
  在选择当律师之前,刘博今是一名刑警。在他刚参加工作的上世纪八十年代,警察是一个非常让人眼红的职业,在公安局,刑警又是最值得骄傲的警种,用刘博今的话说“局里的拳头,要找非常精明强干的人”。
 
  虽然“有幸”被选做刑警,但是刘博今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。喜欢挑战的他发现,所有的事情都由领导安排,个人智慧根本发挥不出来,他又太年轻,意见得不到重视,只能观察和服从。
 
  “你看看白羊座的性格,不允许别人超过他。”刚被普及过星座知识不久的刘博今发现,身为白羊座的他原来一直在星座命运的掌控中,“朋友们谁做什么事比我好,那不行,我难受,必须超过他;当刑警被领导压着,那更不行了;当律师,只要见到口才学历学习能力比我强的,都必须得超过。”
 
  如果没有这段当刑警的经历,如果没有不服输的性格,今天可能就会少了一个挑战型律师。刘博今说:“做了一段时间,我就觉得应该找一个能发挥我能力的职业。”想来想去,他瞄准了律师,这也是他跟自己较劲的开始。
 
  营造律师梦
 
  “大概有4年时间,我断绝了一切朋友往来,每年只有过春节时给自己几个小时,大年三十吃顿年夜饭,初一早上醒来就看书。”刘博今是刑事侦查专业出身,考律师证等于重新启动,而且没有老师完全是自学。他骄傲地说,他所在的单位在他成功之后5-7年,都没有人拿到过这个证。后来的律师从业生涯中,他又去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系拿到了研究生学历。
 
  考取律师证,2000年刘博今在友邦惊诧中,辞掉了“金饭碗”,成了大街上一个孤孤单单的人。“没有福利待遇,没有一分钱工资,没有单位‘罩’着你。”虽然加入了律师事务所,也还是这样的状态,刘博今说,中国绝大多数的律师事务所律师只是挂个名。直到2012年,他自己开了家北京博审律师事务所,境况才有所改变。
 
  这么跟自己“过不去”,全是奔着一个律师梦。那时候,他经常看的是美国、日本一些大律师的传记和著名案件全记录,如《辛普森案》、《永不放弃》等。身边的人看到了,不解地说:“考律师看这些书干什么?”刘博今说,他们不知道,我在编织一个做律师的梦,我要做的,不是仅仅当上律师就行。
 
  当初,刘博今选择律师还有一个原因,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的职业,自己想做什么事情、什么案子,都不受太多束缚。充满理想又勇于实践理想,向往自由又选择了自由的人就得有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,刘博今说,如今这样的人太少。
 
  敢于挑战
 
  知道自己将会为一些案子坚持,从看一些大律师的传记开始;敢于挑战,则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东西。
 
  10年前,刘博今给自己的一个宣传页上写文字,想出这样一句话“敢于挑战一切势力”,这句话一直被他用到现在,当成博客的主题。“只要哪种势力公众感到不好的,我就要去挑战。”
 
  2004年,刘博今打赢了两个有名的官司。一个是北京南六环撞狗案,一名司机为避让高速公路上突然出现的狗,车毁人亡,刘博今的老东家公安局认定死者负全责。另一个是圆明园窨井盖案,司机驾驶车辆轧过路面上脱离雨水井口的井盖,造成三死两伤的重大交通事故,交通事故认定书同样认为司机负全责,一审判决将板子全部打在他身上。
 
  两起案件都与公共服务和设施有关,这意味着刘博今要面对的不仅是一个庞大的机构,更是一种传统的制度和认识。他决定用法律让人们看到一些约定俗成认识中的错误。
 
  “这件事让我很愤怒,高速上怎能有狗出现?”刘博今看到这个案子兴奋了,和司机家属签下协议,打赢官司再给钱。官司打赢了,刘博今很痛快,“这符合我的脾性。”
 
  窨井盖一案,刘博今虽然只做了一审和二审,但家属按照他的思路走到底,最终赢了。
 
  无偿代理聂案
 
  尽管打赢了这样的官司,刘博今还不过瘾,他还想挑战难度更大的,于是在2007年底加入中国法院网下辖的中国申诉网,专门对付冤假错案。现在他是这个网的首席律师。
 
  “刚到申诉网,就接触到了聂树斌案。”刘博今说。1994年,20岁的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青年聂树斌,因强奸杀人罪名被逮捕,1995年判处死刑,并于当年执行枪决。2005年,差不多很多人快要将他忘记的时候,一个名叫王书金的罪犯,向检察机会主动交待了两起并未被警方知晓的罪行,其中一起,恰好与聂树斌案重叠。
 
  “一案两凶,居然没有纠正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带着这种寻找答案的冲动,刘博今开始追这个案子。
 
  2008年过了春节,刘博今就迫不及待地开车去下聂庄村,找聂树斌的家人。没有事先联系,就凭网上留下的地址,带着一个助手去了。地偏难找,他们早晨出发,下午才到。
 
  “收获很大,把一审二审的判决书复印了,这个很重要。”刘博今以他做过十几年刑警的经验,一看就发现判决书陈述证据时,没有一个铁证,可以说都是口供,或可以推定为由口供造成这些证据的。这一发现激发了刘博今的兴趣。2010年,刘博今与聂母张焕枝签下协议,无偿代理聂案。
 
  纠案难度大
 
  喜欢挑战固然是刘博今的本性,但这都比不上维护正义、完善法律的诉求。离开下聂庄村时,聂母临行前充满期待的眼神让他心头难以平静。从1995年给狱中的儿子送衣服时才得知儿子已被执行死刑,到2005年突然出现王书金自供杀人,其间丈夫两次服毒导致行走不便,她经历了太多起伏。但这都比不上多年申诉无门带来的绝望。她后来打电话给刘博今说,这甚至超过了失去儿子的痛苦。
 
  “与他们的近距离接触,使我感觉到法律在实际操作中的局限性,申诉太难,刑事案件申诉制度亟待完善。”
 
  难度大并不仅仅体现在申诉人身上。2011年3月,刘博今只身一人驾车来到河北省中级人民法院,准备调取聂树斌案的卷宗。这是这一案最大的困难,以前的几位代理律师都没有看到卷宗。刘博今的运气并没有好过他们,他从档案室找到法官,又找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,但都没能拿到卷宗。数年中,刘博今一共递交54次阅卷申请,均未成功,最近一次是2014年11月。
 
  2014年12月12日,聂案终于出现转机,最高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。明天,刘博今将带着聂树斌的母亲前往山东高院,递交阅卷手续。
 
  冲动的源泉
 
  “做这样的案子,都不会有多大的收益,小律师每天都要为赚多少钱考虑,一两个月赚不了钱,就很难办了,我也不例外,生计的压力一直有。但这些案子还是让我有冲动去做。”
 
  他的欣慰来自于看到案子打赢后换来的改观。圆明园窨井盖案后,刘博今走在大街上,随处能看到在换井盖,此案还引发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的修改。
 
  南六环撞狗案揭开了高速公路管理的漏洞,事实上高速公路上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,这个案子后来成为各地律师办案的参照。
 
  “看到因为我的努力发生的改变,很高兴。”刘博今说。他希望这些案子被更多的中国人知道,目的是让大家注意到中国的司法现状,增强法律意识。
 
  像刘博今这么爱挑战的律师有多少?刘博今的微博上,经常有同道律师在法院前的合影。“中国现在有这么一群勇敢的律师,敢于挑战,我们的目的是要通过挑战推动出现一个有力的法律中国。”
新浪微博liuboj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