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 > 社会 >

湖北一位农民记账36年:开销最大的是人情和学费

2016-08-22 11:24 消息来源:网易新闻.社会

(原标题:农民记账36年 开销最大的是人情和学费)

湖北一位农民记账36年:开销最大的是人情和学费
农民和他的账本

36个年头,36本账。今年64岁的崇阳县铜钟乡农民沈怀德,一笔一笔记录着他的人生、家庭变化,社会、时代变迁。

从1981年农历七月十八(8月17日)怀揣10.6元现金、负债35.45元,到今天拥有7个子女近10个孙辈,平房两栋,年收入近8万元。沈怀德的账本分为现金、农业收支、人情往来、学杂费、税费、副业、养殖等项目,密密麻麻的数字背后,就是一个当代农村发展进步的缩影,折射出大时代中一个普通农民的命运起伏。

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日子在一天一天地过好。

36年

物价在涨物资也更丰富

改革开放初期的物价是什么水平?沈怀德从柜子里找出一堆发黄的账本,上面记得清清楚楚。

记者看到,沈怀德的账本记录时间是按农历计算,即每年从正月初一开始,到腊月三十晚止。第一本账是他29岁那年开始记录,那是1981年农历七月十八(8月17日)。

当时他共有现金10.6元,欠债35.45元。

不到一个月就是中秋,因此第一笔开销是过中秋节,当年八月十三,他买了饼和酱油,总共花了1.45元钱。第二天,他又买了宝塔糖和白糖,这次花了0.9元。他回忆说,自己1978年结婚,1979年生了大儿子,1980年生了二儿子,1981年生了大女儿。家里有小孩儿,过节得买点糖。

“那时很困难,日子得一分一分算着过!”沈怀德戴上老花镜翻着账本说,当年猪肉是上好的食物,一斤猪肉才1.2元,红枣0.69元一斤。

有时买不起肉,就找人借点,账本里还有借肉还肉的记录。“以前买肉都是一斤两斤地割,不像现在一买就是上十斤。”沈怀德说。

现在,一斤猪肉价格约20元,36年对比,物价上涨了约20倍。但老沈说,物资的丰富和收入的增加,上涨又何止20倍。

36年

开销最大的是人情和学费

从1981年到2016年,36年的账本记录显示,在1990年以前,沈怀德一家的开销很少有超过三位数的,除了给孩子交学费。

账本显示,1981年他收入495.48元,其中农业税6元、人情开支108.72元,最终支出495.48元,刚刚收支平衡。1982年全年收入822.65元,支出788.90元,其中农业税20.5元,人情56.87元……1994年家庭收入过万元,人情支出431.65元。

到2015年,沈家全年收入达7.6468万元,人情支出1.7728万元。

记者从账本里看到,上世纪80年代初送礼一般送糖、罐头之类,花费不过一两元,现金最高也就5元。到80年代末期,送礼一般在20元以内。到了90年代中后期,消费变高,人情到了50元。本世纪初则达到100元,而现在,记者看到最高一笔达4000元。

“人情账重!”沈怀德夫妻俩都深有感触。“没有办法,农村亲戚多,大家都这样。”

除了人情账外,最大的开销就是学费,沈怀德夫妇共7个孩子,老大1979年出生,最小的1991年出生。学费最高在1997年,有5553.25元。沈怀德介绍,当年,孩子们全在读书,往后学费逐年下降。

此外,农业税从1981年的6元,涨到2000年2037元,到2004年彻底结束。现在国家政策好了,种田不收税还有补助。

36年

一分一角都是亲情流露

“小增(老二)看病,0.75元”“增明感冒高烧药,0.2元”“增棋吃冰糖,0.1元”“剁肉给六儿吃……”

账本中这些支出,一点一滴,都是沈怀德和妻子为孩子们毫无保留地付出。从治病到零花钱,从学杂费到笔墨钱,从一双凉鞋到一件衣服,36年,从不间断。

采访中,恰逢沈怀德的大女儿孟霞回娘家,她说,父母虽是农民,但是非常认真仔细,对孩子们的关爱是无微不至。

从小她就知道父亲有记账的习惯,兄弟姐妹7个从不乱花钱,但只要是孩子们开了口的,父亲总会想办 法满足。

“给增颐伙食费50元,学费300元;毛儿学费276元,五儿学费195元,墨水0.8元……”重读父亲的账本,孟霞感动哭了。她说,现在自己当了母亲,才真正体会到父母的爱就是体现在这一分一角中。

36年

一个农民眼中的乡村变化

沈怀德家在崇阳县铜钟乡清水村,从崇阳县城到村里,要翻一座小山,从村里到他家的路还没有硬化。

他家便在山脚下的小树林旁,是一座由两栋平房构成的大院子。

“以前种田是谋生。”沈怀德说,1981年,他分得田地11亩多,但每年总是过得紧巴巴。记者看他的账本,农业收入和投入总是不对等,每年仅能糊住口,赚得较少。

沈怀德说,他从那时候开始,就想着做副业挣钱补贴家用。最开始养鱼,帮别人犁田挣工钱。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,他开始养鸽子,直到现在他还养了200多只。在90年代末期,他搞过特色养殖,养美国牛蛙,后来还养鱼、养猪。那时,副业的收入一直比务农高。

1992年,沈怀德盖起生平第一栋平房,那时候日子非常苦,为了省钱,很多材料都是夫妻俩肩挑背驼,还要一边照顾孩子。

到了90年代中后期,农村的劳力都出去打工了,家里的地没人种。老沈就购买农机帮村民种田,这样赚了一些钱。

他说,60年花甲,他亲身体会到农村变化很大。他今年64岁了,体力已跟不上,但家里还是种了8亩水田。现在种田和以前不一样,一是现在种田不交税,国家还补贴,二是以前种田谋生,现在则是为了给孩子们吃绿色食品。

记账初衷是为了夫妻和睦

说起为什么要记账,沈怀德呵呵一笑说:“让妻子放心。”在一边的妻子黄金华听了哈哈大笑接话道:“我家老沈我最放心。”

沈怀德介绍,他读初中时,喜欢躲在家里读《三国演义》和《红楼梦》。后来村里面都知道他读书多,1969年便让他当小队会计。据村民们介绍,老沈非常认真,记的账清清楚楚,从没有错误。

1978年,沈怀德和黄金华结婚。身为会计的沈怀德,看到许多家庭因为钱的事情吵架,他便想到了记账,他说:“每一分钱都记得清清楚楚,这样给妻子一个交待,让妻子放心,夫妻不会吵架。”

他不仅记账,他还有用日历当日记本,上面记录着每天自己所做的事。记者看到,从1967年到现在的日历,他都写得满满当当。

今年崇阳县进行农村土地确权,到他家时,他发现土地的亩数弄错,他便找出账本来翻出当年的记录,进行了纠正。

村干部们看到他拿出的账本,一个个心服口服。